职工维权不要“过度” 解决纠纷不要当“和事老”

2012-03-09 16:23:50   来源:宁波新闻网
  我们小小一个职工维权帮扶中心,现在每天平均接待四五起争议,最忙的时候,一天要接待20多次来访。另外来电咨询的也有不少。  我在一线从事职工劳动争议调解已经有

  我们小小一个职工维权帮扶中心,现在每天平均接待四五起争议,最忙的时候,一天要接待20多次来访。另外来电咨询的也有不少。

  我在一线从事职工劳动争议调解已经有28年了,现在的80后、90后都喜欢叫我“老法师”。也有不少在宁波多年的外来务工工友遇到纠纷会慕名赶来,指名要我调解。

  在这个岗位做久了,我真觉得调解比仲裁还要难。调解除了依法、公正、公平,更重要得双方都满意才算行,有些劳动争议要对双方进行几十次的调解。我们做劳动维权调解工作的,不单是和事老,更要懂得政策法规,摸透彻双方心理,还要有一副好口才、好耐性,兼顾好职工与企业双方的利益。

  今年6月,有32个农民工就到了我们这里要求维权,说经过一熟人介绍,去给包工头做了暑期工,改造一家幼儿园。等全都完工后,包工头把几百万元的清单交给幼儿园,对方觉得数目太大,接受不了,就拒绝付款。这下,几十个农民工的工资就被悬了起来。我们算了算,泥水工、木工、水电工、玻璃工、普工,32人一共被拖欠了30多万元工钱。

  我的希望 职工维权不要“过度”

  职工合理、合法的利益,我们一定要维护,但过分的要求,则很难得到支持。遇到这样的过度维权,我们一般先对其做思想工作,再讲解有关法律条款,如果对方还坚持,那就没办法了,只得说声抱歉,对他的要求不予支持。

  很明显,问题的症结在于整个工程的结算价。幼儿园嫌包工头开的价太高,但包工头列出来的每项开支看起来又很“专业”。怎么办?我们找了一家第三方评估中心,最后算出来的价格在包工头基价上减了几十万元。这个结果,包工头和幼儿园都没了意见。前不久,包工头拿到了工程款,32个农民工兄弟喜笑颜开地从老板手里接过了一个夏天的辛苦钱。
 
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